欢迎访问杭州审计局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English
首页>> 案件披露
   
“材料采购保管费”幌子下财政资金被截留620万

发布时间:2008-11-03【选择字号:
  材料采购保管费(以下简称采保费),是指材料部门为组织采购、供应和保管材料过程中所需的各项费用,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其金额等于材料供应价和运杂费之和的2.8%。2004年初,杭州市高新区(滨江)审计局在对该区某国有建设单位(以下称A公司)审计时反映,该公司凭借其特殊的地位优势,通过“特殊”的材料甲供方式,联手其下属某子公司,打着“采保费”的幌子,共截留财政建设资金621.92万元。
 
审前调查:两年何来采保费349万?
  滨江区审计局在审前调查时发现,2002年至2003年A公司账面反映“其他业务收入―采保费”为349.57万元,占总收入1266.24万元的27.6%,其中2003年采保费收入为277.16万元,占当年总收入551.47万元的50.3%。该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只有甲供材料才能产生采保费,349.57万元的采保费意味着有12485万元(349.57/2.8%=12485)的甲供材料支出。作为政府投资非经营性项目的一个实施主体,两年内有如此巨额的甲供材料支出太不正常了。
    “材料采保费”究竟是为谁在打幌子?带着疑惑,审计组决定进一步取证,查实其中隐藏的问题,揭开“采保费”的庐山真面目。
 
外调内查:“采保费”原来是赚取的材料差价!
  审计组正式进点后,组织专门人力,把审前调查发现的疑云重新进行了分析,决定兵分两路:一路以账面审计为重点,将2002年至2003年发生的每一笔采保费收入与具体的工程仔细进行核对,搞清楚“材料采保费”产生的来龙去脉;另一路进行外围审计调查,向A公司材料供应部经理孔某详细了解公司内部甲供材料的采购、供货及结算方式。
   经过外查内调,原来A公司在建设项目招投标过程中,对部分主要材料如水泥、商品砼、铝合金门窗、钢筋混凝土 管、侧石等均采用甲供的形式,并在招标文件中规定相应的单价并入投标单位的总报价,采购则由A公司统一进行。三方(A公司、供货方、施工单位)签订供货合同,施工单位凭供货合同向供货商提货,A公司根据投标单价(规定的“较合理”单价)和施工单位进行工程价款结算;根据实际采购价和供货单位进行价款结算。孔某解释,由于他们是大批量采购上述材料,因此材料价格为略低于市场价的“较合理”的单价。
  了解基本情况后,审计人员决定抽审几个已完成价款结算且造价较高的项目,一开始孔某有些不情愿,在审计人员的一再坚持下,孔某提供了抽审项目的“甲供材料结算清单”。审计人员仔细分析、核对该公司分别与施工单位和供货单位结算的二份甲供材料结算清单后,终于揭开了材料采保费的神秘面纱。
  原来,所谓的“材料采保费”其实是该公司以甲供名义赚取的材料差价,换言之,是A公司截留了财政建设资金。如抽查某工程时发现,两份甲供材料结算清单所列的价款分别为226.73万元和202.27万元,差额为24.46万元,材料采保费应为6.35万元(226.73万*2.8%)。而公司的会计凭证记录为贷:其他业务收入-采保费24.46万元。可见,此“采保费”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采保费”,而是为“材料差价”打了个幌子。审计发现,两年来,A公司采用这种手法截留了财政资金349.57万元,其中还不包括没有入账的148.45万元。
 
爱子心切:“母子”联手截留财政资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材料差价问题浮出水面的同时,审计人员又发现一个疑惑:不是子公司中标的工程,A公司均指定由中标单位将甲供的沥青砼分项工程分包给子公司,由子公司与中标单位及供货单位结算,而且招标时确定的“较合理”的单价(103元/平米)也高于市场价。在分析A工程的二份甲供材料结算清单时,发现16种甲供材料中唯独沥青砼未产生差价。
  是有意还是无意?带着疑问,审计人员查阅了该公司的相关会计账簿和凭证,发现2003年6月92#凭证明确记着:支付子公司A工程沥青砼款1363154元。子公司并非该工程的中标单位,审计人员根据专业判断,它也不可能成为沥青砼的供货单位,因为沥青砼在设备、技术等方面具有较高的要求,一般的供货单位做不到,而且,在滨江区范围内只有一家沥青砼生产厂家。可为什么母公司会把沥青砼摊铺工程分包给不具备条件的子公司?审计组经请示滨江区审计局领导后,决定对子公司进行延伸审计。
  延伸审计子公司时发现,2002年5月子公司支付甲公司A工程沥青砼款120万元。子公司与A工程中标单位签订的沥青砼摊铺专业分包合同明确单价按每平方米103元执行,由中标单位向子公司收取1%的管理费;子公司与甲公司签订的沥青砼摊铺协议中明确按单价79.5元/平米执行,差价为22.47元/平米[103-(79.5+103*1%)]。为避免以偏概全,审计人员又抽审了三个工程,发现存在同样的问题。仅四个工程就截留财政资金123.9万元。
  至此,事件的真相已基本明了。原来是母公司“爱子心切”,甘心把自己的差价利润转赠与子公司,再与其共分享。一出“母子”联手截留财政建设资金的把戏就这样被揭穿了。
 
启示
  短短两年,A公司就打着“材料采购保管费”的幌子,截留财政资金621.92万元。若非此次审计发现,若干年后被截资金数额将难以想象。在问题被及时发现和纠正的同时,从如何防止和杜绝类似情况的再次出现,此间审计人员建议:必须建立合理的利益协调机制,兼顾建设方、施工方的实际,促进工程建设的和谐发展。
  本案中,之所以甲供材料品种偏多,实质上体现为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对财政公共建设资金的利益瓜分,建设单位通过操纵甲供材料的规模与价格,变相截留了财政资金,同时也对施工单位产生消极影响,毕竟利润是企业的生存之本,大量的材料甲供对施工单位的利润将产生直接的影响,不利于项目质量管理。
  此外,还要推进投资体制改革,实行监管分离,建立统一的招投标交易中心,集中办理工程建设、土地交易、政府采购等交易活动。,从源头上克服各建设单位对甲供材料采购多头分散、监管不分问题。要强化政府采购计划管理,合理确定甲供材料采购的品种、数量,发挥规模采购效益,同时也有利于全面推进社会公共资源和公共权力实行市场化运作。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